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人間 中毒 未 刪 減,新手必看

听到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陈老师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他笑呵呵的说着:“楚楚,刚刚听说你每天要挤掉那么的奶水,我感觉就这么浪费掉了怪可惜的,那个我想说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让给我喝吗?”当陈老师突然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我的脸蛋顿时一下子红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无比的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陈老师见我不回话,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重重地说着:“楚楚,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师,你曾经是我的学生,教书育人是我原本的职责,我不可能不要脸的做出一些违背人伦道德的事情!”陈老师的话,说的特别严肃,表情也非常认真,我一下就慌了,连忙摆手解释:“陈老师,我……我没有误会您,只是,只是……”我红着脸,眼睛不敢看他。

  闻言,陈老师似乎松了一口气,重新挂上和蔼的微笑,“楚楚,老师只是不想看见你这么多这么好的奶水就这样浪费了!你别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块钱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说着:“楚楚,你看这样可以吗?你这么好的奶水浪费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肠胃最近出了点小毛病,听医生说母乳对这方面有很好的调养作用!老师花钱买你的奶水治病,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事情!”当他将这一千块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感觉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陈老师毕竟教导过我三年,没有他的信任,我也不会来他们家给他们的儿子喂奶,更不会拿到一个月几千块的薪水补贴家用,老公也不用为了养活一家子,没日没夜的干活。

  虽然我们家是穷,但是陈老师的这个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

  我稍显犹豫了一会,偷看了一眼张姐休息的卧室,咬了咬嘴唇,羞涩的说着:“陈老师,您把这个(妈妈啊啊啊啊)钱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挤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会你再喝吧!”陈老师听了之后显得非常开心的说着:“真的吗?楚楚,那真是太感谢你了!”他说完了之后,稍显急切的走到了旁边的茶几上面,拿了一个透明玻璃杯递到我的手里。

  我依旧有些害羞的从陈老师的手里面接过了那个玻璃杯,然后侧着身子,将我的奶汁挤了大半杯到这个玻璃杯里面。

  然后红着脸,将刚刚挤出来的还热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陈老师的面前。

  陈老师看见了之后,一脸高兴的接了过去,一口气就给喝光了。

  我看着陈老师一口气就喝完了,我感觉羞涩的同时还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陈老师,好喝吗?”陈寿此时显得无比的开心,像是得到了想要东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说着:“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浓,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头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头不好意思的说着:“陈老师,孩子吃饱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当我提出要回去的时候,陈寿顿时显得惊讶了一下,他皱了一下眉头说着:“楚楚,别急嘛,要不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吧?”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摆手拒绝,有些腼腆的说:“不用了,陈老师,谢谢你,我已经在家准备好饭菜了!”闻言,陈寿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嘴唇动了几下之后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

  在他火热的目光下,我感觉浑身不自在,带着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娇嗔一声。

  “陈老师……”被我提醒后,陈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上出现一些尴尬之色,稍稍收敛了点,但还是时不时偷看我一眼。

  见状,我轻轻揉着衣角,脸红红的低声问道:“陈老师,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我主动这么一问,陈寿脸色倒是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尴尬的笑了一下,犹豫半晌后,似乎是无意的说:“楚楚啊,我能再喝点奶吗?我看你的奶水好像还有挺多的样子!”说完,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等着我的反应,又补了一句:“医生说我的肠胃病还是挺严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调理,不然时间长了,会落下病根的……”“啊!这么严重吗?”我惊讶的叫出声。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我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师的工作压力很大,每天上课都会吸入大量粉尘,还要经常熬夜批改学生作业,饮食不规律,这些对身体健康危害很大。

  ”陈寿面色严肃的说:“我这两年经常腹痛难忍,有时候半夜都疼的睡不着觉。

  楚楚,你也不想老师出事吧?帮帮老师好吗?”一听情况这么严重,我一下就为他担心起来,我强忍内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那……那好吧,我再挤一点,好像还真的有很多呢!老师你放心,只要能帮的上忙的,我一定帮你!”我说完,这次主动去拿到了刚刚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当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准备侧向一边去挤的时候,陈寿突然叫住了我。

  只见陈寿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确认门关紧之后,又把我拉进另一个房间,站在我身边,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着:“楚楚,那个…我能直接吃吗?”当陈寿突然这么一说,我听见了之后整个人顿时像懵住了一样,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于是我转过脸来看着他,不敢置信地问着:“陈老师,你刚刚说什么?”这个时候,陈老师看着我的脸蛋,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着,却又重复了一遍说着:“楚楚,我是说我能够像我儿子一样直接去吃吗?”当这次陈寿这么大胆直白的说完了之后,我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慌张的手足无措。

  他的这个要求不单单只是吃母乳了,还会和我有身体接触,而且那个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让别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涩的同时还带有些许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声说:“陈老师,你瞎说什么呢!这绝对不行!”此时陈寿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继续在那里哀求的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医生说了,直接吃和挤出来效果差的很大。

  老师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你是我的学生,连你都不帮我,我能怎么办?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了啊!”他的表情满是无奈,哀声请求的样子很可怜。

  我相信了他的话,但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喃喃说道:“这不行……不行的……”闻言,陈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眼泪直接出来了,哀声道:“楚楚,算老师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给你加五千工资,你帮帮我?怎么样?”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软了,可是又怕对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会跟我离婚的……!”陈寿急忙说道:“放心吧,楚楚,我发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况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会做别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这时候,我的思绪继续动摇起来,陈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于是他继续在那里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块钱我可以立刻给你,你拿着钱可以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

  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此时当我想到我老公为了一家奔波劳累的样子,他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让陈寿吃一次奶就能赚到五千块钱,老公一定会轻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横,然后强忍羞意的点了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应了下来。

  陈寿表情惊喜万分,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会答应,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的窗帘已经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没有人可以看见里面的,于是拉着我坐到了沙发边,然后慢慢的用手将我的上衣给掀了起来。

  当他准备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我的胸口却跳动的十分厉害,我感觉我已经双颊绯红了,非常的害羞和紧张,愧疚感袭来,心里有很对不起老公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陈寿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手中还在继续撩我的衣服。

  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别处,还不到一分钟,陈寿就将我的里衣给掀了起来,他就蹲在我面前,双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抚摸又舍不得的样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赞叹着:“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赞我的脸蛋羞的更加通红了起来,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厉害了,羞涩的同时还有点点自豪。

  认真欣赏片刻后,陈寿终于有了动作…….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顿时让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

  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也出了这个房间。

  过了没一会儿,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

  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

  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她有点心虚,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张姐好!”张玉萍看了看我说:“楚楚,今天怎么样?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二蛋,不用了。

  ”赵前进赶紧拒绝了,他知道用水泵要花钱,而且他家的地还比较多。

  虽然赵前进是村长有点工资,但是他是个仔细人,不愿意花钱。

  “前进叔,你家这么多地,要是全靠人力挑水浇,那得多长时间啊,这大热天的,地里的庄稼可不等人啊。

  用我这水泵浇地,也就半个小时的事。

  ”“那你这水泵多少钱一小时啊?”李二蛋说道没错。

  庄稼不等人。

  看着已经有些打蔫的麦子,赵前进有点心动了,于是询问道。

  “啥钱不钱的,只要前进叔一句话的事,我一会儿就帮你把地浇了。

  ”李二蛋拍着胸脯道。

  见赵前进还想说什么,李二蛋赶紧拉着他的胳膊说道:“前进叔,你跟我就别客气了,这次的补助款还是你让吴会计发给我的,我怎么能要你钱呢?”一听李二蛋的话,赵前进心里挺高兴,香草村的人谁不知道这李二蛋整天的游手好闲,不过这小子今天的表现,倒是让赵前进心里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二蛋,那就谢谢你了。

  有时间去我那坐坐,咱爷俩喝两杯。

  ”李二蛋也赶紧答应,心里都乐开了花,去赵前进家吃饭,不就可以和赵婷婷一桌吃饭了吗?客气了一下,李二蛋就开始帮赵前进家的地里浇水,而赵前进去给地里除草了。

  等到李二蛋把地都快浇完的时候,一抬头,刚好远处出现了一道靓丽婀娜的身影。

  是赵婷婷骑着一个女式自行车向这边过来了。

  一看到赵婷婷,李二蛋心里是又高兴,又有点害怕。

  上次他在赵婷婷家占她便宜的事李二蛋可没忘。

  一会儿赵婷婷要是把那件事在大家面前一抖楼,那可就糟了。

  赵前进作为村长,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嫁给一个臭流氓的。

  “婷婷,来找前进叔啊?”李二蛋虽然心里忐忑,但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

  但让李二蛋意外的是,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之后,就像没看见李二蛋似的,从李二蛋身边走了过去。

  直接把李二蛋当成了空气。

  弄的李二蛋尴尬的够呛。

  “闺女,你咋来了?”赵前进赶紧放下手里的锄头说道。

  “爹,我娘说浇地太累了,怕你渴让我给你送水壶来了。

  ”说着,赵婷婷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了赵前进,然后拿着毛巾给赵前进擦额头上的汗。

  虽然赵婷婷一直没搭理李二蛋,但是她也并没有跟赵前进说起那件事,这倒让李二蛋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被李二蛋占了便宜,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赵婷婷也不想弄的全村人都知道。

  所以就没说。

  “闺女,刚才人家二蛋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人家,你们咋说也是同学,这样多不好。

  ”李二蛋刚才帮着赵前进浇地,又忙前忙后的出了不少力,赵前进的心里觉得欠着李二蛋的人情。

  看见赵前进向着自己说话,李二蛋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前进叔,这事也不怪婷婷,她肯定是着急给你送水,没顾上和我说话。

  是吧婷婷?”李二蛋讨好的对着赵婷婷笑了笑说道。

  可是赵婷婷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不是爹说你,你看看人家二蛋多懂事,还替你说话呢!你还不给人家赔个不是?”赵前进继续说道。

  “爹……你怎么总帮着别人说话?”赵婷婷显然有点不情愿,赌气的一甩手扭过身去。

  却刚好看到了李二蛋那张笑嘻嘻欠揍的脸。

  想起之前的事来,赵婷婷狠狠的瞪了李二蛋一眼,娇俏的小脸上气的红一阵白一阵的。

  “赵婷婷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了点,不过等我把她娶过了门……嘿嘿!”李二蛋在心里嘀咕道。

  “你这闺女咋不听话呢?我让你给二蛋道歉。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赵前进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

  看着赵婷婷又气又急,左右为难的样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赵婷婷道歉。

  于是瞅准了机会说道:“前进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赵婷婷看着李二蛋那副装老好人的样子就来气,“死李二蛋,你还挺能装。

  ”“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让你也早点回家吃饭。

  ”赵婷婷依然是无视李二蛋的存在,说完就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

  一见赵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点着急。

  可是又没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这时赵前进说话了:“闺女,你要是回去的话也行,正好骑车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驮动他吗?”赵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乐意。

  “我不沉,能驮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驮你。

  ”还没等赵前进说话,李二蛋就够着够着的说道。

  骑着一辆车回去,指不定路上会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弃这个绝佳机会。

  “那就这么定了,闺女你先驮着二蛋走吧,我晚点自己回去。

  ”赵婷婷毕竟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她不明白老爹赵前进为啥突然对李二蛋这么好,但是见赵前进态度坚决,她也就只好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这臭小子给爹使了什么道,这坏蛋,一会儿我专门骑石子路,颠死你个小色鬼。

  最好把你裤裆里那两鸟蛋颠碎了,以后你对我也就死心了!”赵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车。

  “婷婷,要是你驮不动我的话,我驮你也行。

  ”“用不着。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完,就蹬起自行车,李二蛋赶紧坐在后座上,两人顺着麦田地头的泥土路向村里骑去。

  赵婷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随风飘进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让他一阵陶醉。

  “呸,不害臊,一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一个姑娘驮着?脸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赵婷婷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说驮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现在没人,赶紧给我滚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不行,是前进叔让你驮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家,我明天就告诉前进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赵婷婷在他眼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欢故意气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会儿要是把你那条小腿和两个鸟蛋都摔碎了可别怪我。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道。

  大长腿猛蹬了几下车子。

  其实赵婷婷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正准备一会儿找机会惩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车骑出了麦田,四下无人,李二蛋的眼睛就开始有点贼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赵婷婷那柳条般的小蛮腰上。

  赵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衬衫,本来就有点短,蹬车子的时候她身子还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劲,衣服也跟着往上窜。

  整个白皙剔透的小蛮腰就全暴露给了身后的李二蛋。

  赵婷婷这丫头的小腰怎么长的?平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

  一使劲,腰和屁股之间,还有两个性感的腰窝。

  而且腰细还不算,屁股还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这要是躺在炕上搂起来内个,肯定老得劲了吧?看着赵婷婷腰间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痒痒。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赵婷婷娶过门,天天晚上就枕着这小蛮腰睡觉,还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着,嘴里的哈喇子顿时流出来。

  刚好这时候赵婷婷一弯腰。

  李二蛋吓得顿时吸了口凉气,糟了,这下赵婷婷还不得发飙啊?“李二蛋你个臭流氓,你刚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着呢,赵婷婷就像触电似的一激灵,似乎感觉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动,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愤怒的将自行车停住。

  然后跳下来吼道:“李二蛋,你个大变态,看人家长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还把那……那种东西……弄在……你恶不恶心啊?”赵婷婷此刻已经气疯了,抬起脚就奔李二蛋踢过来。

  “婷婷,你误会了!刚才是天太热,汗水滴下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成男人那东西了吧?婷婷,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

  ”李二蛋赶紧一躲。

  然后信口胡说着。

  “你……”赵婷婷气的语塞。

  “我怎么说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龌龊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裤子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弄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

  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啊啊……)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

  哼!”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

  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

  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725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368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6320.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1315.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371.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7875.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246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2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