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口交,新手必看

面对出轨的男人,很多女人只是咬牙切齿,大吵大闹,这其实是笨方法,要想挽回他的心重圆破碎的家,首先应该分析原因,看是否有挽回的价值与可能。

  如果真能挽回,那你就要不遗余力的用尽一切办法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暗中较量法和躲在暗处的第三者一较高下。

  给丈夫更多的体贴和关怀,例如提高厨艺,多做丈夫喜欢吃的菜,绑住他的胃;多了解和尊重丈夫的兴趣爱好,如果可能的话,也试着与他分享一些乐趣;主动给他私人空间,让他感到你善解人意;或是想出有情趣的点子,给他全新的感受……总之,让他牢牢被你吸引,好像刚刚才认识你一样。

  那么他也不必再去别处寻找新鲜感了。

  心理学家分析:男人对于固有两性关系的厌倦,有自身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因素。

  女人自己对于爱情的慵懒和麻木,也会使男人感到兴味索然。

  虽然还不至于到了彼此无法容忍的地步,但也已渐行渐远。

  对男人出轨满怀怨恨的时候,也不妨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自己和两人的婚姻生活。

  如果你愿意做出改变,也不要把这当成是单纯讨好男人,这是你为自己的爱情与幸福做出的努力。

   管束要挟法一旦男人“劈腿”,表面上可以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先掌管起家里的经济大权,以家庭理财为由,让他上缴大部分的收入;主动和孩子增进感情,和孩子结成联盟,似真似假地让他感到自己被孤立。

  同时暗示他你已经知道他的事,让他自己考虑可能的后果。

  当然,假如你不是真的想和他一刀两断,也不要急于跟他开门见山地亮底牌。

  给个台阶,也许他跨出去的腿就收回来了。

  心理学家分析:经济和孩子是男人的软肋,只要他陷得还不深,都会因为这两个原因而悬崖勒马。

  虽然并非毫无后患的做法,但是对于一个背叛了妻子,又对家(边插边做吃奶)庭不忠的男人来说,就算略施惩戒,用意还是让他迷途知返。

  当然,若要日后天长地久,还要进行更多有建设性的沟通和交流。

   主动出击法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直接把那个第三者约出来谈谈。

  相信你也会很好奇,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女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情况。

  虽然心存芥蒂,但只要其中一方跨出了第一步,就很容易获得释然与沟通。

  同为女人,对方也许会理解你的感受,并钦佩你的勇气。

  但假使不幸你遇上了一个一意孤行或是蛮不讲理的第三者,也不妨拿出你的魄力和霸气。

  既然必须要有一个决断,那么三个人都得毫无退路地做出选择。

  当然,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可以开诚布公,不要把结局变成一场闹剧。

  心理学家分析:整个事件中,你是最无辜的,也是最理直气壮的一个。

  如果最有权力冲动的一方都采取理性的方式,那么大家都可以很冷静地思考问题。

  何去何从,也许权衡一番,就有了结果。

  快刀斩乱麻的理智是残酷的,却也是最有效的。

  别害怕结果不能如愿,至少你已经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大多数男人在出轨的同时并不愿意以牺牲家庭作为代价,这是一场男人定力、欲望、侥幸心理、财力、精力与女人魅力、洞察力、魄力加上传统、现代观念的多方博弈,纵然未必可以覆水重收,但女人的妙招或许能换来一个家庭幸福之路的柳暗花明。

  

老陈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端着酒杯的手都晃荡了一下。

  几人喝了好几轮酒,陈彪和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这才算是结束了。

  走出饭店,老陈深呼吸,将肺中的浊气全部呼出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看到醉的已经不省人事的几人,卷发美人皱起眉头,为难的说:“他们醉成这样,下午的会议还怎么开啊……”“只能让他们先醒酒了。

  ”老陈叹了一口气:“先把他们扶到宾馆,然后我熬些醒酒汤。

  ”“只能这样了。

  ”直发女人也是头疼的很。

  要知道喝醉的男人重的要死,女人根本抬不动!背人的重任只能落在老陈和陈大年两人的肩上,两人累死累活的将他们扛到宾馆的床上,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错位了。

  “怎么样?累吗?”卷发美人秦柔端来一杯茶笑意盈盈,老陈醉翁之意不在酒,接过茶的时候还顺带摸了一把白嫩的小手。

  秦柔没有太大的反应,盈盈一笑,转身走了,只留下一片芳香。

  老陈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觉得美人就是好,周围的空气都是香香的!“我觉得,她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

  ”陈大年翻了个白眼,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

  老陈腹诽,自己可是连你老婆的脚都上上下下的舔了一遍呢!更被说是屁了!陈大年可不知道这件事,老陈觉得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老骨头就要散架了!“现在怎么办?”陈大年看着床上睡得向死猪一样的人:“下午还有会呢,醉成这样怎么开啊?”“又不关我的事。

  ”现在老陈的全部心神都在那两位美女身上。

  秦柔和苏月月两位美人可是牢牢的牵动着他的注意力啊。

  “对了,你和楚扬花的事情怎么样了?”陈大年惦记着这件事:“进行到哪一步了?”“拜你打扰所赐,最后没成。

  ”一想到到嘴的鸭子飞了,老陈的整张脸就皱巴在一起,像一朵菊花一般:“要是没你的话,咱们的约定早就完成了。

  ”“别那么说,毕竟你完成了,可是能采两朵花呢,你也不亏。

  ”陈大年看着昏睡的陈彪,恶意满满的笑着:“要是让他知道一个老头子睡了他貌美如花的老婆,不知道他该怎么想啊。

  ”“管他怎么想,要不要跟我去旁边的屋里聊聊人生?”旁边的屋子正是两个女人住的,陈大年露齿一笑:“当然。

  ”敲开门,秦柔笑着说:“你们怎么来了?”“他们醉了,我来找你们聊天。

  ”老陈耸耸肩膀:“反正很闲。

  ”当然,聊天的目的不怎么单纯就是了。

  不过两位美女欣然同意,邀请两人进屋。

  老陈这才发现,秦柔好像洗了澡一般,浑身上下冒着水汽,连衣服也换了。

  出水芙蓉……!老陈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这个词,这个词语简直是为了秦柔量身定做的!秦柔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羞涩的将衣领拉紧一些,脸蛋上也浮现出一片红晕。

  老陈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秦柔这姑娘真是难得一见的清纯与诱惑的结合体啊!“陈叔,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秦柔并紧了腿,不自在的蹭了蹭。

  老陈看见这个动作,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装作高深莫测的说:“秦柔妹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气血亏损?时不时还觉得疲惫的很?”“是啊,你怎么知道?”秦柔瞪大眼睛,很是神奇的看着老陈。

  老陈点点头:“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一名老中医,行医超过四十多年了,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

  ”“那,陈叔,我这是什么毛病啊?”秦柔凑过来,苦恼的说:“这毛病困扰了我好(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长时间了,喝药也不见效,陈叔,你给我看看呗?”老陈露出笑容:“那是自然。

  ”两人约好开完会就开始治疗,一切顺利的不成样子。

  一旁的苏月月好奇的凑过来:“陈叔,你真的是老中医?”“怎么,还不信叔啊?”老陈笑着:“要不要让叔给你诊断一下?”“真的啊?”苏月月坐直身体,老陈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说:“你最近胸口发闷,有时候还会呼吸不畅,我说的可对?”“哇,陈叔太神了!”苏月月眼睛发亮:“陈叔也帮我治治病吧!”正说着,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陈彪醒了,虽说头还疼着,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

  他让黄开车送几人一起去邻村,到了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开会的时候了。

  开会的内容老陈没什么记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现在他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会议结束后,帮两位美女的诊断时间。

  但是开会的时间漫长,从下午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中间吃饭时间上厕所时间都卡的特别紧张,连和两位美女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外面天色全黑,会议才算结束。

  当众人收拾资料全都离开了的时候,老陈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秦柔和苏月月:“终于结束了,咱们去诊断吧!”“可是现在天色很晚了。

  ”苏月月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陈叔,还是明天吧,我今天困了。

  ”老陈也不强求,只能心中暗叹一声:“那好吧,明天我给你们好好诊断。

  ”但是出了会议厅的门,老陈就被陈彪拉着回家去了。

  家里和邻村的距离还是挺远的,那么就证明自己以后见到两位美女的机会也就少了!明明答应了明天给她们诊断的,这下也泡汤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陈养生操也不练了,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反正现在睡不到楚扬花和苏秀琴,还练那些劳什子操做什么?“陈叔,你怎么在这儿呀?”门外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老陈的视线,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心心念念的苏秀琴!苏秀琴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脚上穿着凉鞋。

  虽然没有穿白袜子让老陈遗憾了一下,但是今天的短裙实在是让老陈把持不住。

  牛仔短裙紧紧的包裹住苏秀琴挺翘的臀部,短的堪堪遮住大腿根。

  老陈简直想一把将裙子扯掉,然后用自己的火热让这个美丽少妇好好感受人间天堂!

林凡才发觉自己的错误,妈的,都被网上的段子带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张强可笑不出来,继续装傻,“林凡,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打人的时候,你可坚决的很不是?”“谁打人了?你别血口喷人!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打人?”张强矢口否认,没有证据,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个证据,可是只能算人证,没有物证,一样抓不了他,反正现场也没有监控。

  他以为众人会慌张,会愤怒,可是却出奇地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他表演。

  他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只能静观其变。

  李香兰冷笑一声,“你想要证据是吧?”随后朝着鲍伟点点头,鲍伟大手一挥,“带上来!”人群后三个人被押了上来。

  二狗,陈六,还有吕牛。

  看到这三人,张强脸一阵青一阵白,没有主动说话。

  “张强,很惊讶吧?”林凡把张强的表情尽收眼底,也不叫村长了,该摊牌了。

  张强转了转眼珠子,惊讶地说道,“林凡!是他们打了你是不是?”这拙劣的表演,让吕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长,我们已经供了…”张强心中大骇,但还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关我什么事?!”“张强,都这时候了,还要狡辩吗?”李香兰看着张强近乎癫狂的样子摇头。

  “那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他们想陷害我,对!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没有给你发补助金!肯定是你!”张强冲过去抓住二狗的衣领,眼睛变得血红。

  黄二狗可怜地摇摇头,他是已经招了,甚至没让李香兰他们费多少劲,他早就不想给张强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着那点补贴,他早就打爆他的头了。

  猛地甩开张强,不再说话。

  林凡看着发狂的张强摇摇头,“张强,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好,要证据是吧,拿上来!”林凡大吼一声,差点没把张强吓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来一根木棒子,上头还有着血迹。

  丢在张强的身前,“认得它吗?”张强当然记得,这是当时他气不过,从吕牛手中拿过的棒子就是这根!其实,吕牛已经藏的非常深了,挖了个坑给它埋着,再精心伪装,没想到(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够透视,估计说什么也不会听张强的了!脸色变得煞白,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张强。

  ”林凡愤怒地说道。

  他憋了很久了,虽然以前和张强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这次的事,林凡想过张强会报复他,却没想到他居然下手这么狠,要不是李香兰及时给他送到城里的医院,他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张强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恼,一脚蹦在他的头上!李香兰连忙拉住他,张强已经认罪了,蹲号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顾”他一下,让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给鲍伟使了个眼神,鲍伟心神领会,叫人把张强还有几个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是完结了,虽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索性身体没有留下后遗症,就还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将没人再阻拦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张强在村子里的名声着实不好,张强倒了,大部分村民还是非常开心的,他们已经忍受他的剥削好一段时间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部分村民还是不开心的。

  他们都是和张强有着利益上的沟通,张强倒了,意味着他们的利益也随之没了。

  按理说,张强被抓,李香兰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兰的情绪就一直非常低迷,这低迷已经不是因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经常独自一人坐在山头上看着日落,林凡也不多问,也没有办法多问,既然决定不再和李香兰有纠葛,有些事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然而,尽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机会,还是让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对李香兰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决了,终于拔掉了张强这颗毒瘤。

  可是李香兰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次呼叫李阳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价,但是,她没有丝毫犹豫,先不说与林凡的各种纠葛,光一条人命,也值得她这么做。

  在医院的时候,李香兰就已经和父亲达成了新的协议。

  “喂,爸…”“兰兰,你可想清楚了,我不会无条件帮你的,别说爸爸不爱你。

  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头烂额。

  ”李阳沉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

  ”那时的李香兰才不会想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还有想把张强绳之以法的心。

  李阳沉默了一下,“兰兰,能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上心?”“一个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兰淡淡地说道。

  “普通的?”李阳明显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儿,如此大动干戈,肯定是对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朴的农村小伙,为了帮我才受了重伤的。

  ”这倒是事实。

  “好吧,那先这样吧。

  再联系。

  ”李香兰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不过并不后悔。

  所以一连几天,她才无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亲会提出什么条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时间,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晚饭过后,李香兰终于还是接到了父亲噩梦一般的电话。

  “喂。

  ”“兰兰,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想你在灵水村的时间缩短到半年。

  ”李阳在电话那头说道。

  “半年!?”李香兰惊呼出声,半年时间,这代价也太大了。

  本来就非常难完成任务,结果这直接缩短了半年,剩下的时间连游山玩水都不够,还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风吧。

  随后压低音量,“爸,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吧,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阳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边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紧抓紧时间。

  ”闻言,李香兰黑了脸,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联姻的对象,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开始施压了。

  “爸,你真的愿意牺牲我的终身幸福吗?”李香兰颤声说道。

  “什么叫牺牲?江帆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长得帅,人品好,家里条件又好,怎么就牺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这话李香兰已经听了几百遍了,带着愤怒的语气开口,“你看我姐她快乐吗?”“胡闹!那是她自己的问题!”“是!什么问题都是她的!你和我妈从来没有问题!”李香兰近乎吼了出来。

  也不等李阳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双眼无神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李香兰没有注意到,在转角处,林凡正披着毛巾,拿着牙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李香兰的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落进的耳朵,在耳边回响。

  “牺牲幸福”吗…林凡眨了眨眼睛,看来李香兰这次为了自己出头付出了他难以想象的代价了。

  可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决定找她谈一谈!不能让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烂漫的笑容和乐观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阵的心痛。

  并且,这种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们需要谈谈。

  ”眼看李香兰就要出门,林凡拦在了她。

  李香兰身体顿了一下,“谈什么?”林凡抿嘴,“谈,该谈的事情。

  ”李香兰轻轻地叹了口气,点点了头。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林凡开口了。

  李香兰看着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惊,“你,都听到了?”林凡点头,“对不起,不小心的。

  ”“没事,怪丢人的而已。

  ”林凡不说话,等着李香兰继续说。

  “家里逼我和市长的儿子结婚,我只是一个政治婚姻的牺牲品罢了。

  ”李香兰自嘲地说着,“我不想成为我姐姐那样,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毫无幸福可言。

  ”林凡凛然,看来李香兰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赌约,我主动来到灵水村,一年之内,把灵水村的经济带起来,人均GDP达到一万一年就够了。

  ”听到这里,林凡摇摇头,李香兰的父母聪明的很,以灵水村的情况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可能的事!答应她,只是为了让李香兰心甘情愿地做一个牺牲品罢了。

  “然后呢?因为我的事,让你父亲缩短了时间是吗?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经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兰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这几天下来,她被这些事情搞得头皮发麻,吃不好睡不好,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阵子,两人忽然同时说话。

  “对不起。

  ”“谢谢你。

  ”“对不起”是林凡说的,“谢谢你”是李香兰说的。

  “呃…”两人同时一愣。

  “你先说”“你先说”“…”愣了半天,还是林凡先说了。

  “对不起啊…”李香兰看着林凡有些害羞的样子,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一般。

  “你对不起我,什么啊?”“当然是让你的计划,你的时间,都缩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你是应该对不起我。

  ”李香兰一脸严肃地说道。

  “呃…那你谢我什么?”“啊,我谢谢你为了修路,做这么多事…”李香兰的声音越说越小。

  林凡笑了,假装严肃,“嗯,那你是该谢谢我了。

  ”两人同时对视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们算扯平咯。

  ”林凡高兴地说道。

  “才没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补偿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补偿。

  ”李香兰突然用认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帮我修完路才行!”“当然!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你说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兰的内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她找到了一开始和林凡相处的感觉。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决裂的事情。

  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你,和张玲…”对于感情问题,林凡已经看开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认,“是,张姨是我的女人。

  还有王欣,也和我有了关系,我会负责到底的。

  ”李香兰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300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2009.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213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165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492.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4634.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1771.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e.aspx?1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