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megaporn,新手必看

  啊宝贝腿再张开一点骚 母亲被同学小黑 日了同学的母亲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做什么事好像总是比别人慢一拍。

  就像小时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猪草,我总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来去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级的普工,也总是比别人慢。

  像纺织厂的细纱,人家三个月后,看五六台机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个月,看两台机,一到关键时刻,我累得满头大汗,车间里还是棉花满天飞。

  所以那时我工作上不怎么顺利,加上离婚又无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刚好那天欧阳去买菜,也来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与我搭讪,欧阳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们一起去农贸市场的菜市,到了菜市,欧阳说,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给了我电话号码。

  几天后的一个休息天,我实在无聊,就试着拨通了欧阳的电话,顺着欧阳的指点,我到了欧阳住处的楼下,欧阳下来接我到他家去。

  欧阳家住在五楼,进到家里,是两室一厅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欧阳家里有很多的书,所以我知道欧阳也是一个书迷。

  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我知道,欧阳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后来服装厂倒闭,欧阳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来儿女大了,都到广东去打工了,他也清闲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而我当时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应了他有空就到他这里来玩。

  那天我在欧阳家吃的午饭,没想到欧阳的厨艺还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们就走得很近了。

    欧阳知道我的厂在离他家不远的天伦纺织厂。

  那时我们上的是两班倒,每当我上白班的时候,下班时欧阳就会到我的厂门口来接我,于是我骑自行车在前面,欧阳在后面追,那情形总惹得我开怀大笑。

  到了欧阳家,欧阳就给我备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热乎乎的饭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上晚班时我也会到欧阳家去,那时欧阳也会服侍的我像老爷一样,冬天甚至会给我备上热水袋。

     欧阳曾是服装设计师。

  于是跟欧阳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家的布拿出来,给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别的合身,并且特别的漂亮,很古典很时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样变换穿着,宿舍里的工友总是对我穿的衣服感到惊奇,好像只有舞台上的演员才可以穿得这样漂亮大方,大大满足了我对服装的需求。

  欧阳还喜欢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应有尽有,厂里的饭菜不是很好吃,欧阳就让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带到厂里去吃。

  也许这就是要征服一个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现实写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盖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处处都有欧阳的影子,以至于有一次休息,欧阳一个人去旅游了,我打电话得知,我发现没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赖欧阳。

  于是后来的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欧阳的交往,以至于,欧阳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妈妈家去玩,我都没有反对,因为我和黄的婚姻如同虚设,我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家里人也没有不同意。

    我说我要写作,下班后,一切事务他都包了。

  后来我提出想买一个电脑,欧阳也给我买了,虽然是一个二手电脑,勉强可以用,可是我还是很感激他。

  那个电脑总是动不动就坏了,一坏欧阳就用他那个拖东西的车把电脑搬去修,五楼高的楼梯也让他操够了心,最后这个电脑用的时间少,修的时间多。

    也许我和欧阳很多时候享受的还是精神交流。

  在欧阳家,我也会哼自己的小调,欧阳就说我唱的歌不是很好听,我就说我唱歌自己感觉好就可以,欧阳听后开心的笑了。

  欧阳还会跟我讲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们)女朋友,他小时候学缝纫的经历。

  他说他们学缝纫时,六岁就跟着师傅,吃饭是要吃在师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壶,什么都要做,三年学徒,三年随师,后来才有一点钱,再后来,县里的服装厂招工,欧阳就进到了厂里当师傅,这一当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经济改革,服装厂倒闭了,才清闲下来。

  我们那里有个炎帝陵,那几年,要么开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装都是欧阳设计的。

  我很佩服欧阳,也为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惊叹。

  或者有时候我想我跟欧阳交往,不仅仅出于寂寞,也许更多的是共鸣。

     我跟欧阳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有一次欧阳的外孙要来,刚好我那天也休息,欧阳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觉我跟欧阳还是距离。

  还有一次,我说在家呆着也不好玩,我们去公园里玩。

  那天我们早早的出发了,但在公路上,欧阳躲车的时候竟然摔了一跤,虽然最后我们还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园,把一个南郊公园游了个遍,但对于他的体力,还有跟我的年龄的差距,我还是不敢恭维。

    生命中如果有一个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为你准备得好好的,一个父辈般的爱,同辈般的情,落魄时的守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在你交朋友时他也会吃醋,但他从来不干涉你,甚至有时幻想,能够这样过一辈子,也是不错的。

  可是命运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样扬就怎样扬,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男朋友,那个朋友正月回来与我见面,这之后,我就跟那个朋友去了广东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个朋友最后没有结果,我是不是会选择留在县城,留下跟欧阳继续我们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跟欧阳分别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欧阳那里拿我私人的东西,欧阳听说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紧紧抱了我一会,说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说我必需走。

  后来我拿东西出来,跟男朋友一起会合。

  我的眼睛有近视,但是那天我却看见欧阳站在街的对面,跟着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车,离开了他的视线。

  几年后我回到县城,我找过欧阳,但没有找到。

  有一次我们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问了我当时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没说。

  我有点失落,但没有后悔曾经的相遇。

  一切随风飘落,只有记忆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还在继续。

  

第二天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来看到雅姐。

  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是白丝袜,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特别青春活力。

  听见响动后,雅姐扭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逸,醒了?”我赶忙答应一声,心虚的看了一眼雅姐的卧室,也不知道胡珂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我不担心胡珂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雅姐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

  “想什么呢小逸?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昨晚上没睡好吗?”脸上笑容渐渐凝固,雅姐奇怪道。

  “没…没什么….”摇了摇头,我下意识道。

  “呵呵,没事就好,厨房里我给你备了早餐,吃完早点去学校吧。

  ”说着,雅姐走到门口开始换高跟鞋,看样子也是要去上班了。

  “雅姐,珂儿姐还在房间里睡觉吗?”我顺藤摸瓜问道。

  “没呢,今天一大早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听到雅姐的话,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着她,到时候我又应该以何种方式去面对?其实,吃早餐的时候我压根没什么心情,满脑子都是胡珂的影子,特别经历昨晚那件事后,那种感觉更为深刻,莫名间,我竟然有些想着她了。

  稀里糊涂的吃完早餐,我前往学校,刚走进教室,一阵香风迎面而来,抬头一看,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的年轻女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戴着一个金丝框眼镜,穿着黑色短裙加白衬衫,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手里还捧着一叠教案,浓浓的文艺范却又不失时尚性感。

  这女人名叫楚曦儿,是我们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负责教英语,我们是她带过的第一届学生。

  听说她才从师范大学毕业不久,虽说是我们的老师,但实际上跟那些小女生也没多大差别,非常容易害羞。

  班上的男生看她的时间只要超过五秒,她准会脸红。

  再加上楚曦儿又特别喜欢穿紧身的包臀裙讲课,光是看着她在黑板上写字,弯腰捡粉笔,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诱惑,却是我们班上男生流鼻血的数量与日俱增。

  也正因为如此,其他高三年级的学生,只要一听我们是九班的学生,一个个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来我们班听上一堂课。

  除此之外,楚曦儿还是我们整个学校的一个传说。

  刚入校就直接带一个毕业班,而且她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校方就给她分配了一间独立的教师宿舍,别的老师可没这种待遇。

  也有人说楚曦儿经常被校长叫去办公室,然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哭哭啼啼的呻吟,但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反正我倒是不止一次看到楚曦儿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没有哪次不是扶着墙走路的。

  当然,虽说楚曦儿的八卦新闻在学校传得铺天盖地,但她还是做了一件最讨我们欢心的事情。

  在上任的第一天,她就打破了我们高三九班前任班主任只允许同性同桌的传统班规,严格的实施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新时代方针。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跟我们班的班花李梦琪成为同桌。

  李梦琪不仅是我们班的班花,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就连其他年级也有不少的男生在追她。

  不过我对她却是有点不太感冒,因为李梦琪这个人虽然颜值没得说,但性格却不是一般的高傲。

  如果不是看她胸大腿长皮肤白的份上,我都懒得搭理她。

  在班上(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李梦琪只跟家里有钱的同学说话做朋友。

  像我这种农村出身的,在她眼里,能和她当同桌恐怕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王逸,等会下课了,你帮我去小卖部买瓶饮料!”刚回到座位上,旁边的李梦琪就开始使唤我了。

  这个死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好像一天不使唤我几次,就无法显示出她那与众不同的地位一样。

  而最可恨的是,就这么一个白出力气跑腿的活,偏偏班里的其他男生一个个还羡慕得要死。

  一旦我不乐意或者说态度不好,李梦琪没说什么,班里的其他男生反而还不乐意了。

  当然,虽然说这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不过自从李梦琪成为我的同桌后,以前看不起我的一些男同学,平时也偶尔会跟我打声招呼套套近乎,这些也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后来我就想了个招,只要不是班主任楚曦儿的课,我就将自己的座位变成租位出租,每堂课竞拍一次,价高者得。

  只要出价合理,我就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就让给他。

  要知道,在学校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不多。

  但只要拍下了我的这个位置,像碰碰小胳膊、擦擦小手、磕磕小腿什么的,那就属于他们自由发挥的事情了。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腰包就进账了小几百块,这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商业头脑……“王逸,你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面来,别给我乱换同桌,不然,当心我把这事告诉班主任去!”李梦琪怒气冲冲的朝我走过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气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

  虽然我更喜欢楚曦儿那种青涩中带着一丝性感的成熟女人,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李梦琪也很美。

  即便是学校这种宽松的校服,李梦琪也能穿出那种走秀明星的感觉。

  不过每天最让我兴奋的事情,那就是她从座位上出去的那一刻。

  因为她那里是靠墙的位置,坐在里面,而我是坐在外侧的。

  一旦她要从座位上出去,就必须得经过我。

  再加上李梦琪的身材高挑,腿也很长,所以也就导致了她的臀部位置很高。

  每当从我的座位上经过,哪怕是我尽力避免,但她那浑圆紧致的小翘臀还是会从我的手臂甚至胸口上擦过去。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或许是我刚才只顾盯着人家的胸忘记搭理她的缘故,李梦琪面色有些不悦,随后语气娇蛮的冲我问道:“喂,王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在听,在听!”我摊了摊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李梦琪,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啊,我这不是在给咱们班上的男同学谋福利嘛,毕竟跟你李大校花同桌的机会可不多。

  ”“哼,少跟我耍贫嘴,在下午第一堂课之前,你赶紧给我搬回来,不然的话,别怪我把这事告诉楚老师!”李梦琪的话,倒是让我不得不郑重对待。

  毕竟竞拍座位这件事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要是让班主任知道了,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别看楚曦儿平时上课表现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是你觉得她好欺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在学校,楚曦儿对待工作的态度可是出了名的严厉。

  如果一旦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的手里,轻则就是一封过万字的检讨书,重则保不准还得请家长。

  所以一听李梦琪要告诉楚曦儿,我果断认怂了。

  ……下午,第一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

  “王逸,你眼珠子在往哪看呢,是不是脑子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李梦琪见我眼睛一直往她身上偷瞄,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话的同时,还特意将自己的身子往靠墙的位置缩了缩。

  “嘿嘿,李梦琪,你脖子上那块红红的是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皮肤过敏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去喊一下医务室的老师过来看看啊?”“啊,没…没事,应该是不小心被蚊子咬…恩…就是被蚊子咬的。

  ”被我突如其来这么一问,李梦琪赶紧将校服的衣领往上扯了扯,堪堪盖住脖子上的那处痕迹,然后满脸绯红,结结巴巴的对我解释道。

  呵,蚊子咬的都来了,这大白天的从哪来的蚊子,这女人说个谎都不带动脑子的!老子又不是真蠢,脖子上红的那么明显,而且还是一块一块的,这分明就是被人给种了草莓,拿嘴巴一点一点吸成这样的。

  我心里冷笑连连,不过同时也是十分的意外。

  要知道我们的李大校花向来都是眼高于顶,我也没听说过她跟谁好啊,难不成就是最近才开始交的男朋友?然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李梦琪似乎是担心我不相信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急了。

  她突然凑到了我的跟前,以至于她那软软的胸脯贴到了我的身上都还浑然不知。

  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接钻进了我的鼻尖。

  很清新,有点茉莉花的味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李梦琪身上的体香。

  跟大校花如此亲密的近距离接触,一时之间,还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虽然之前我和胡珂也真刀真枪的干过,可那也只是仅限于欲望的宣泄。

  但像这种谈恋爱的事情,长这么大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试过。

  而此时此刻,我正在被女神倾耳细语,这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不过更让我兴奋的是,顺着我现在的这个角度,我眼睛微微往下一垂,刚好就能看到李梦琪胸前的大好风光。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李梦琪的胸部确实发育得很好。

  

回到家,陈青青先进去,我在楼下等了大约5分钟才回家的。

  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在里面洗澡,狭小的洗浴间外头放着她的衣服,有些凌乱。

  我站在原地看着,许久后才过去,小心翼翼把这些衣服整理好。

  她也老大不小了,大大咧咧的哪里像个女孩?连我都知道整洁和卫生,她却不同,除了她房间,其余地方她从不爱护,吃什么丢什么,拿什么扔什么,不懂爱惜。

  想到房间,我回头看了眼那个我们睡一起许久的房间,里面早已经没了过去整洁的模样,因为我故意把她房间弄得乱七八糟。

  我忙跑到房间,把我的东西往外面搬,内裤什么的也都从床上拿走狠狠丢到外头。

  大约半小时,陈青青回来了,穿着一贯白色的睡袍,站在外头发出惊讶声。

  “喂,你改姓好了?”她道。

  我忙从床上下来,把被子叠好后再站好,尴尬看着她。

  “说,你有什么阴谋?”她又开口。

  我摇头:“没、没阴谋。

  ”“你会那么好死帮我房间整的那么干净?”陈青青大眼瞪小眼看我,说完还打量了四周,似乎怕有什么东西。

  “现在你要多注意身体,不好的环境对你身心都不好。

  ”我解释。

  她依旧疑惑看着我,然后坐床上:“怎么不见你那些肮脏的东西了?”她问。

  她说的是我内裤,我忙说:“已经被我狠狠丢到外面去了。

  ”陈青青听到这里更来劲了,皱眉看我一直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也解释说没有,只是她不相信,还问我是不是在家里的茶水里下药了,让我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云云。

  后妈回来陈青青才停止了各种猜想,后妈问我今天过的怎么样,学校有没人欺负我之类的。

  我如实回答,未了,我跟后妈说:“妈,我睡客厅吧。

  ”后妈愣住了,问我是不是青青欺负你威胁你了?是的话我打断她的腿。

  我忙摆手说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的太急,太急着帮陈青青解释了,后妈突然皱眉看我,怀疑我一样。

  我又忙跟她说因为自己有打呼噜的坏习惯,最近青青姐因为和我一起睡弄的没办法睡,白天一直打瞌睡,为了青青姐的学习和身体,我觉得我应该出来睡。

  而且我是男的,吃点苦没什么云云。

  后妈听到这里后才释然看着我,赞我是个好孩子,然后她去拿席子什么的,还和我一起把客厅收拾了一番。

  之前丢满东西只能容下一张小餐桌的地方又变得宽敞了点,足够我睡觉。

  “小牛,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看有没老鼠和蟑螂什么的,有的话也不怕,起身抖几下就好了。

  ”后妈最后叮嘱我道。

  我尴尬回答说好,其实想到晚上睡觉有老鼠和蟑螂爬我身上已经让我头皮发麻了。

  堆积东西多,又潮湿,后妈家确实很多蟑螂什么的。

  这个时候我看了眼正透过门缝看我的陈青青,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也看到我看她了,冷哼一声关了门。

  这一晚我在地上睡过去的,地板很硬所以睡不好,到快天亮才睡着,然后不得不在闹钟声里起来,刷牙洗脸,最后背着书包去读书。

  没有充足的睡眠注定今天我没办法集中精神上课,而且还打瞌睡。

  可是我不能睡,一辈子都没在课堂上睡过觉,现在也不能。

  于是我就在睡觉和不睡觉之间挣扎着,几次就这样坐着闭上了眼,最后不得不张开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实在不行就开始捏自己大腿。

  陈青青似乎发现我的异常,下课后问我怎么了。

  她第一次没喊我喂,也是第一次用较为平和的语气和我说话。

  “没事,就是有点累。

  ”我笑了笑道。

  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比陈青青更重要的了,哪怕她对我笑都能令我愿意放弃一切。

  陈青青白了我一眼:“活该!”我没有生气,内心更多的是幸福。

  虽然是在骂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关心我。

  “青青,嘘。

  ”朱晓丽这个时候过来了,喊了陈青青一声见我也看着她之后她对陈青青招手,示意她过去。

  那模样就像是要说什么小秘密一样。

  女人之间确实有很多小秘密,我是男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猜测。

  然后排骨珍也过来,三人又成一伙。

  两个人都到齐,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因为怀疑她们俩人又带坏陈青青,这一天我都在跟踪他们三,不过似乎是我多疑了,今天陈青青没和她们混一起,下课直接往家回。

  我内心松了口气说自己太紧张了,也回家。

  门没关紧,我也就无需开锁直接推门进去,前脚刚踏进去看到一片春色,陈青青居然在脱衣服!我忙退出,身子靠墙壁闭眼不敢再看。

  只是脑海全是刚刚看到的一幕,这让我又鼓足勇气,扭头去看。

  陈青青应该是准备出门,她现在在换衣服,换了套黑色半透明很性感的衣服,还有超级短的裙子,也是黑色的。

  我不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是约会?我内心愤怒,她怎么能和别人约会!不对,应该不是约会,可她打扮成这样不是约会是什么?思绪中我见陈青青已经换好衣服后我忙又下楼,然后再往回走,假装自己刚从学校回家。

  正巧碰到陈青青下楼,她看到我的时候显得很惊讶,然后又被那股冰冷取代。

  “青青姐,你去哪呢?”我假装问道。

  她哼了声:“关你屁事?”说完和我擦肩而过,匆匆走了。

  她走没多远我转身也跟了过去,我跟踪的时候很谨慎,所以她一直没发现我在跟着。

  她和朱晓丽和排骨珍汇合了,看来刚刚我还是想错了,这两个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呀。

  她们俩人也刻意打扮了一番,朱晓丽还化了妆。

  三人有说有笑,路途中陈青青还停下来买了支唇膏,边走边给自己上色。

  陈青青更漂亮了,红焰的唇色很诱人,而且还有着某一种暗示?终于,她们三人进了一间KTV,外头还有两(极品少妇的诱惑)个牛高马大戴墨镜的保安守着,见她们三人来了询问一番后放他们进去了。

  我知道自己进不去,所以我站在外头等,大约10分钟,当我看到有大叔搂着几个明显是学生却穿着性感成熟衣服的女人出来后我瞬间明白陈青青她们做的是什么勾当了。

  我愤怒了,向里面冲去,两名高大壮实的保安拦住我不让我进去,我说我进去找人,他们也不让,于是我死命往里撞,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把我打趴在地。

  疼痛让我对他们俩人产生更多的恐惧和顾忌,但我还是挣扎起来了。

  陈青青那女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陈青青,被一名脸上坑坑洼洼的胖子抱着蛮腰走出来,她看到我时候原本满脸笑意顿时僵硬了。

  “走!”我走过去扯她的手,把她从胖子的肥爪里解救出来。

  可是陈青青却甩开我的手,冷声道:“你来干吗,我让你管我了吗?”无形的愤怒再一次充斥我的脑袋充斥我整一个人,TMD的她这是自我堕落还是故意来报复我的?她还在骂我,说我是不是吃饱壮胆敢来管他,还说你是老几,轮到你来干涉我的事。

  那中年胖子也过来了,先瞪眼看我,胖胖的手在陈青青肩膀上拍了拍让她别生气。

  说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给我:“小帅哥你这是怎么了?青青是你同学吗?来来,抽根烟。

  ”我看都没看他递过来的烟,而是看着躲在胖子身后的陈青青:“陈青青,你走不走!”胖子见我不理他笑了笑把伸出来的手缩回去,自己点上抽起来。

  “陈小牛你滚!”陈青青吼道。

  我想上前再拉她走,岂料这个时候在抽烟的胖子一只手顶住我胸口不给我靠近她。

  “小帅哥,你也听到了,人家不想和你玩呢,你还是回家吧。

  ”我没理会他,想往旁边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突然一巴掌煽向我。

  我被煽懵了,被煽的位置麻麻的,口腔里有血,脑子也还有点嗡嗡响。

  “TMD!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不爽的时候我让你死了家人找你尸体都找不到!”胖子把烟丢地上狠狠对我道。

  胖子脸上有横肉,手臂上有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

  只可惜我现在才发现这些,所以如今我挨了揍也是活该。

  但是我不后悔,重新抬头,咬牙看着陈青青:“你不回是吧?好!我去找你妈!”说完我假装真的去找后妈,其实我压根就没这样想过,我只是知道这个对陈青青有效。

  我说你跟我走,不然我就告诉妈。

  果然,陈青青听到后果然害怕了,她让我站住,我没站,她语气变得和缓说有事找我商量我也没有听她的。

  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果然,陈青青喊我站住,我没站,她又骂了我几句我也当没听到,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身子颤了颤,陈青青这样做就是为了钱……我想了很多,最终这些都被认定是我的责任。

  “陈青青……”陈青青气冲冲从我身边走过,我喊住她。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26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42.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769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2011.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3578.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220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714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d.aspx?3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