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無碼 a 片,新手必看

“没…没有。

  ”李浩缩了缩脑袋,连忙收回目光。

  苏秀皱了皱眉头,羞红的脸颊显得更加诱人,望着李浩的眼睛挣扎了好一会,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我…我想洗澡。

  ”李浩脑袋嗡的一声响,瞄了苏秀一眼,看着她身上就穿着一件薄纱睡衣,里面白嫩肌肤依稀可见,苏秀那脸上带着一片绯红更是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我哥呢?”李浩咕隆吞了吞口水道,看着苏秀一脸娇羞的模样,一股燥热瞬间从心口传遍全身,他甚至感觉到身体某地蠢蠢欲动,没想到嫂子竟然要自己帮忙洗澡。

  “你哥他走了。

  ”苏秀听到李浩的话,委屈的又一次哭了起来。

  “什么?他走了,我去追他!”李浩生气道,嫂子都瘫在床上了,自己堂哥竟然扔下嫂子不管,想着李浩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浩,别追了,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苏秀摇了摇头心酸道。

  “可是……”李浩还想解释。

  苏秀打断他的话,摇了摇头:“别说了,是嫂子没用这么久了,嫂子却连动都不能动,不能怪你哥。

  ”看着眼前那楚楚动人的嫂子,李浩更恨自己堂哥。

  嫂子只不过是出了意外,她会好起来的,自己堂哥竟然丢下不管。

  “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 李浩咬了咬牙道。

  “嗯。

  ”苏秀看着李浩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点了点头,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那你帮嫂子洗下澡可以吗?嫂子感觉自己很脏。

  ”李浩听到苏秀说脏,想到昨晚旁边房间充满诱惑的声音,看着眼前露出一大片洁白的嫂子,刚压下去的邪火又猛地涌了上来……咕隆吞了吞口水,同时心里对自己那堂哥更加怨恨,这混蛋弄了嫂子一晚上就丢下她不管,真是个混蛋。

  李浩越想越气,要是这会他堂哥在这,他绝对会给他一拳。

  “小浩,可以吗?”苏秀再次问道。

  李浩一颤,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苏秀那性感的娇躯,吞了吞口水道:“嫂子,我这就给你去放水。

  ”“嗯。

  ”苏秀轻点了点头,看着李浩走进浴室,心里头百般不是滋味,自己出意外了,陪伴自己身边的不是自己老公,竟然是自己的小叔子,想到这一切苏秀心里头就觉的委屈。

  很快李浩放好水出来了,看了看坐在床边的苏秀:“嫂子,水好了,我…我抱你进去吧!”苏秀俏脸一红,想到等下要在别的男人眼前褪去衣物,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小叔子,就想挣扎着起来。

  但浑身使不上劲,哪怕是手都抬不起,即便觉得不合适,但也没办法,只得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先…先帮我把衣服脱了吧!”“嗯。

  ”李浩轻点了点头,他进放水时候就想通了。

  嫂子是病人,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就跟对待平常病人一样就成了,但看着苏秀那妖娆的娇躯,特别是那一双修长的大白腿,李浩突然这发现真的很难。

  嫂子实在太美了,太漂亮了。

  苏秀其实也只不过比李浩大两岁,今年二十五正是大好青春时刻,而且苏秀无论身材还是容貌,即便跟现在当红明显相比也不失逊色。

  看着那因为害羞,快将脸蛋都埋到胸前的苏秀,李浩伸手过去都不禁打颤起来。

  苏秀身躯也因为害羞而微微颤抖着, 这可是除了老公之外第一个看到自己的身子,而且…而且还是自己小叔子。

  苏秀越想越羞,当李浩抓住她衣服慢慢往上拉,那炙热的大手偶尔触碰到她的肌肤,一张俏脸也变得越来越红……李浩也好过不到哪里去,看着那风景,猛地吞了吞口水。

  突然苏秀下身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身体竟然有了反应,苏秀一下愣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老公碰自己的时候,自己一点反应都没,为什么现在李浩就碰了一下,自己就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苏秀又羞又难受,她不敢去看李浩,眯上了眼睛,但随着裙子慢慢被褪下,她哪怕没有睁开眼睛依旧能感觉到李浩那炙热的目光。

  嫂子是病人,我是医生,我不能乱想,不能。

  李浩看着苏秀通红的脸蛋,努力压着体内邪火,伸手去帮苏秀脱内衣,李浩早就不是啥初哥了,可环手去解苏秀背上的内衣扣,因为紧张弄了好一会也没解下。

  那手不断蹭着苏秀光滑的后背,体内的火越烧越旺,也越来越紧张。

  苏秀也好过不到哪里去,那后背被李浩抓的痒痒的,这种滋味让她又羞又急,轻咬着嘴唇,呼吸越来越急促。

  那热气正好吹在李浩的胸口处,李浩低头一看,看着轻咬着嘴唇一脸妩媚的苏秀,瞬间有了反应,二人本来靠的近,加上李浩就穿着一条沙滩裤,直接碰上了苏秀的小腹。

  那感觉让李浩不禁哼了一声。

  苏秀也感觉到了李浩的反应,体内那异样的感觉变的更加明显了起来,轻咬着嘴唇不禁发出一道声音。

  嗯……李浩吓了一跳,偷看了看苏秀脸色,看着她双眼迷离嘴唇微微的张开,那反应更加剧烈了,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双手一颤,蹦的一下就弹开了。

  他身为一名老中医,平常也看过一些妇科疾病,甚至好多时候有些女人因为病的特殊,也瞧过她们的身子,可那所有的身子都没嫂子的如此好看。

  李浩看着甚至有着低下头去亲上一口的冲动。

  苏秀也是娇羞不已,特别是那种体内异样的感觉,让她又羞又难受。

  她更是想不通,昨晚自己老公和自己玩的时候还没任何反应,为什么现在被李浩这么一弄,就莫名的有反应呢?这…这不可能的,自己瘫痪了,没感觉的。

  然而那滋味却是真真实实的,现在她浑身就跟万千只蚂蚁撕咬着一样难受。

  苏秀睁开眼睛偷瞄了李浩一眼,在他那炙热的目光,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看着苏秀展现在眼前的一切,那一双修长的美腿,李浩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几乎要站不住脚了,感觉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嗯。

  ”苏秀不禁哼了一声,浑身微微一颤。

  李浩感受苏秀动静也吓了一跳,但又有些不明白,嫂子不是瘫痪了吗?没知觉吗?那她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嫂子身子在恢复,她有知觉了,她也有反应了。

  李浩瞄了瞄苏秀的双腿,看着她腿窝子出还有着一道痕迹,双眸一下瞪了起来,嫂子是…是有反应了。

  苏秀瞧见李浩炙热的目光,害羞的哼了一声:“小浩,别看了,快抱嫂子去洗澡。

  ”“哦,哦。

  ”李浩吞了吞口水,反应过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着邪火让自己冷静下来,伸手刚抱起苏秀,苏秀那娇躯就整个贴在了李浩的身上,李浩浑身都不禁发颤起来。

  苏秀贴在李浩身上一张俏脸羞的也几乎要滴出血了,身体那股异样的感觉更加明显,羞得苏秀不禁轻咬了咬嘴唇,闷哼了一声。

  李浩脑袋嗡的一声响,这一声差点让自己忍不住交了,定了定神连忙快步走向浴室,把嫂子放入浴桶内。

  水没过嫂子的肩膀,挡住了香艳,李浩才松了一口气,但看着苏秀那一张红扑扑的俏脸,李浩体内的邪火依旧不断的躁动着。

  特别是刚刚苏秀身子的动静,李浩更是觉得兴奋,同时心里更疑惑嫂子的反应,是嫂子受刺激好了吗?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浩想了想,壮起胆子道:“嫂子,要不……我帮你擦擦身子吧!”啊……苏秀惊呼一声:“这…这不好吧!”“没事的,我就帮你擦擦背,要不然这也洗不干净是不。

  ”李浩故作轻松说道,看着苏秀那羞红的脸蛋,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上。

  苏秀黛眉微微一皱,想想李浩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刚都被他又看又抱的,那现在就让他帮忙擦擦背也好,洗掉那个男人的一切。

  “小浩,那就麻烦你了。

  ”苏秀轻咬了咬嘴唇道。

  “嗯。

  ”李浩轻点了点头,心里默念着就是帮嫂子验证一下她的身子是不是反应了,自己不是故意揩油的,不是的。

  哪怕这么想着,可当真的伸手摸上苏秀那光滑的后背,浑身还是不禁一颤。

  苏秀感受到李浩双手的温度,黛眉也不禁一皱,一直以来都觉得李浩还小,所以才敢让李浩帮自己洗澡,但她现在发现自己错了,李浩早就是大男人了。

  自从出意外瘫痪后,哪怕老公跟自己弄的时候,自己都没感觉的,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感觉呢?苏秀不由发出一道娇哼。

  这种感觉舒服又难受。

  苏秀哼了一声,看着李浩炙热目光,羞得连忙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声,呼吸却越变越急促。

  李浩看着苏秀的表现,更加肯定苏秀有感觉了,咕隆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游转过去,一步一步的靠近,李浩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一样。

  那是嫂子的私密地方,我就要碰到了吗?这只是帮嫂子看一下反应,对,是看她反应的。

  李浩安慰着自己,深呼吸一口气,直接摸了上去, 刚接触上,那一股触感传来,还是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苏秀也是禁不住发出一道娇喘声,浑身打了个哆嗦。

  听着这一道娇喘声,李浩浑身一颤,双手的动作越来越大,同时更加确定对嫂子的病有好处的,李浩胆子就(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变的更大起来,手上的动作更大了一些,看着水下苏秀那一双美腿,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双手朝下探去。

  苏秀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这种感觉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

  感受着李浩的手越来越接近那,苏秀似乎浑身都要冒火了一样,眼瞧着那就要被攻陷了,苏秀吓了一跳连忙阻止道:“小浩,那里…那里不用擦。

  ”李浩一怔,慌忙收回手,看着苏秀那通红的脸蛋,低声道:“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看你的反应。

  ”啊……苏秀听到这话,俏脸一下变得阴沉下来,小声抽泣道:“小浩,你怎么能这样。

  ”李浩看着苏秀的哭泣,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嫂子,你知道我是一名中医,我刚才就是想要刺激刺激一下你的身子,如果你有反应,说明你的病可以用中医推拿治疗。

  ”“嗯,真的吗?”苏秀狐疑的看了看李浩。

  “当然是真的。

  ”李浩坚定的道。

  苏秀想着刚才异样的感觉,好像李浩说的有道理,毕竟自己跟丈夫弄的时候都没那感觉,就是被李浩那么一摸就有了,或许还真的有效果,只是看了看李浩,苏秀又不免觉得害羞起来。

  同时想到刚才的感觉又不禁有些期待,更何况还能对自己的病有所帮助。

  苏秀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你……你再帮嫂子看一下。

  ”“嗯。

  ”李浩见苏秀答应,颤抖着双手再次朝着桶里头伸去,刚碰触上苏秀那娇躯,李浩感觉浑身都要冒火起来了。

  苏秀感受着李浩的大手,也是有了感觉。

  

不等她反应过来,身后“蹬蹬蹬”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三个满脸凶神恶煞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

  “艹他妈的,连我的女人都敢玩!是这房间吧,干!”粗口声中,一人抬起便是一脚。

  “砰”的一声,旅馆年久失修的房门应声而开!几声惊慌失措的尖叫,房间内两条肉虫迅速分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抱着被子大声哭泣,而一个男的则正满脸惊恐的往后面躲,他面白如玉,帅气的面容上这会却只剩下了惊恐和慌乱,正是徐浩无疑!“这个女人在外面望风,肯定也是这男人一伙的,把她也带进去!”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低骂一(姐弟乱性)声,拉着梅香就往里面扯,可怜梅香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带进了房间里面,随后房门“砰”的一声再次合拢!看到梅香也被抓进房间,躲在暗中的我,这才冷然一笑,走了出来。

  刚才那三个男人中,其中一人正是赵飞,这一切自然都是我们之前设下的陷阱,运气好的是,猎物成功落入陷阱之中。

  “那个小白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稍稍一勾搭,他就迫不及待的上钩了,那妓女浓妆艳抹的样子丑死了,亏他下得去嘴。

  ”一个有些轻蔑的讥嘲声在我耳旁响起,声音婉转如银铃,偏偏说的话却是有些不堪入耳。

  这都是赵飞之前就定下的计策,我们给徐浩玩仙人跳,先让他跳进来,再好好的治他。

  关键是要把徐浩和梅香的关系彻底搞僵,让梅香陷入孤立无援之境,这样才好让我出面哄她去把房子给卖了。

  就像罗筱说的,那个妓女浓妆艳抹也不漂亮,原本我们的打算,是先让妓女试试,如果妓女不行,到时候再换罗筱亲自出马。

  当然,如果罗筱出马,效果要差上一些,毕竟也不能真让她跟徐浩上床,没有捉奸在床,给梅香带去的冲击力自然也会弱上一些。

  还好,赵飞受了我一晚上的刺激,早就憋红了眼,那妓女稍稍一勾搭,他便立马上钩。

  “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罗筱淡淡的笑,妩媚而风情。

  我侧头看了眼身旁的女人,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昨晚才刚刚经历过女人的我非但没有觉得乏味,反而觉得对方越发的吸引我,尤其是对方那随着呼吸起伏的酥胸,更是让我有些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

  罗筱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打扮。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对她无法忘情。

  可惜,为什么她偏偏是赵飞的女人?如果不是的话……我有些想入非非,但以女人的敏感,罗筱显然察觉到我在偷看她的胸部。

  她横了我一眼,罗筱的颜值虽不能说是顶尖的那种,但这个女人有风韵,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的妩媚感,这个似乎是与生俱来。

  至少在我初中时,她便已是这样,也是因为这,我才暗恋了她足足三年时间,更是不知道多少次的,在午夜梦回时,与她在梦里发生关系。

  “看够了没有,昨天晚上那骚女人还不够你折腾的?”她淡淡一笑,带着她特有的风情勾了我一眼。

  我有些受宠若惊,罗筱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我,她对待我的态度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有时候甚至还会恶语相向。

  “她怎么能跟你比。

  ”我声音有些发虚,但听了这话罗筱却显得很高兴:“算你识相,对了,我和赵飞这么帮你,我们的那份你可别忘了。

  ”难怪她会对我多看几眼,原来还是为了钱。

  我心中有些发酸,不过还是勉强笑了笑:“哪能呢,我罗志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放心好了。

  ”说了这话,房间里面突然传来尖叫打闹声,我与罗筱对视一眼,有些按捺不住好奇,偷偷的走近了些去听。

  房间里,传来赵飞叫嚣的声音:“你他妈的敢玩我女人!今天这事你说怎么办?”徐浩带着哭腔:“几位大哥,是她勾引的我,我真不知道,我……”“去你妈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当我们好骗是吧,我的女人会勾引你,你他妈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赵飞暴怒大骂,接着便是拳打脚踢和徐浩的求饶声。

  告一段落后,赵飞再问:“你说吧,现在你想怎么办!”徐浩被打怕了,哭道:“赔钱,我赔钱。

  ”房间里安静了一小会,随后赵飞的声音变得急切了起来:“赔钱的话,你能给我多少,要不你拿八万块过来!”“我哪有那么多钱。

  ”“那少点也行,六万,六万你总有吧?!”赵飞开始不耐烦了,在门口偷听的我,却是有些心底发寒。

  听赵飞这般急切,要是徐浩当真拿出六万块来,赵飞会不会转手就把我给卖了?反正又不是他说的要卖房子给黄彪,他只要能拿到三万块给黄彪,那混子头怕也不会太为难他,到时候,他和罗筱就还存下来三万块钱。

  说不定,为了这三万块钱,他还会倒打一耙,唆使徐浩和梅香快点把我的房子随便卖了,好给他拿钱抵账。

  要是以前,我断断不会这样去想别人。

  我总是会把人往好里想,觉得这世上的人都是和善的,但是经历过梅香的这些事后,我的思维模式也开始随之改变,我开始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来思考人心善恶。

  还好,我这最坏的想法没有成真,不过这还要多亏了徐浩的猪脑子。

  看不清形势的徐浩,还打算在那讨价还价:“六万块我是肯定没有的,几位大哥,你们评评理,就她这种货色值这么多钱吗?要不少点,我咬咬牙拿个一万给你们?要是可以,我回头就去取。

  ”如果是普通的仙人跳,一万块都是赚大了。

  可惜徐浩错估了形势,赵飞也怕夜长梦多,见拿不到更多好处,当场便翻脸继续按照剧本来演。

  “艹你妈的,当我们是要饭的啊!她是我的女人,你他妈还敢嫌她丑?我艹你大爷!”赵飞的声音满含愤怒,似乎又踹了徐浩几脚,然后猛地做了什么事,就听得梅香陡然一声尖叫,随后又给捂住了嘴巴。

  “叫你妈啊叫!再叫信不信我让人强干了你!”赵飞怒骂了梅香一声,又对徐浩道:“小白脸,你既然拿不出钱,那行,我们换个法子玩。

  ”“啊!你把刀拿出来干嘛,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刀子。

  ”“现在知道怕了?你玩我女人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

  艹你妈的,你给我听好了,我他妈给你两个选择,这是你的女人对不对?”徐浩不说话了,但很快他又被人打了几下,不得不带着哭腔道:“是,她是我女人。

  ”赵飞说:“是你的女人就好办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让我捅你一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也算报了仇。

  要么你的女人也给我们哥三玩玩,你说怎么样?”赵飞的条件一出口,徐浩当场又缩卵了,低着头不说话。

  没人会不怕刀子,更何况徐浩这种娇生惯养的小白脸。

  赵飞却不放过他,他似乎走近了徐浩旁边,然后做了什么事,徐浩被吓得当场大叫起来:“不要,你不要捅我,求求你不要捅我,我不想死——”在赵飞的威逼下,徐浩彻底崩溃了,带着长长的哭腔。

  赵飞却继续紧逼他:“你不想要刀子,那就是不要你的女人喽,我数三声,你让你女人乖乖的脱衣服给我们玩,要不然下一次我真捅你!”“三。

  ”“二!”“看来你他妈的是要找死!”“不要,不要啊!梅香,梅香算我求求你了,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愿意帮我做任何事吗,反正你给骡子那笨蛋也是玩,干脆你就再帮帮我……我不想死啊!”“哈哈哈,还等什么,兄弟们给我上!”赵飞大笑一声,接下来,房间里便传来梅香的挣扎怒骂声,甚至我还听到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我心中一紧,梅香到底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我还很是喜欢过她一段时间,赵飞他们该不会假戏真做,要把梅香给真的上了吧?毕竟赵飞带来的那两个陌生男人看着也都凶神恶煞的,我还真没把握他们是否会精虫上脑,把梅香真的给硬上了。

  所谓关心则乱,就在我开始胡思乱想时,赵飞的声音及时的响了起来,救了梅香也把我从莫名的忐忑中解脱出来。

  “姑娘,你叫梅香是吧,我看你也是个烈性子的贞洁烈女,我们兄弟只求出这口恶气,倒也没想着真的难为你。

  你让我们放了你也行,这样,你去踢他一脚,这个小白脸勾引我老婆,你踢得他越狠,我解了气,就当场放你走怎么样。

  ”里面安静了一小会,就在我想要再凑近些听时,陡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啊——”这是徐浩的叫声,声音凄厉至极,间中还夹杂着梅香的破口大骂:“你这个王八蛋,无耻下流!在你眼里,我难道就是个婊子吗,我踢死你,我踢死你啊!”梅香的声音中透着刻骨的恨意,便是房间外的我听了,都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这可不是我们剧本上的一段,谁也没想到梅香会突然发疯。

  站在门外的我与罗筱对视了一眼,我那时肯定是面色煞白,罗筱却是眼神勾人的一笑,凑到我耳旁,轻声道:“你的女人有够凶的,下会你也小心着些,别把你的驴蛋子给踢碎了才好。

  ”罗筱嘴里说着粗话,她此时笑容妩媚,偏偏在我看来,却是如同蛇蝎,想到不久前还被我搂在怀里的女人,现在正在疯狂的乱踹徐浩的裤裆,我仿佛也感同身受,浑身都在发凉。

  毕竟,那女人的第一次,可是被我给阴了去。

  要是她当真发了狂,会不会连我也……我不敢想下去了,而且也容不得我多想。

  房间里的赵飞他们已经准备出来,听到脚步声响起,我和罗筱忙退后了几步回到了角落里。

  房门打开,赵飞他们快步走了出来,经过我身旁时,他还不忘压低声音交代道:“别出了人命,要不然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推了我一下,我心领神会,忙跌跌撞撞的朝房间里跑了过去。

  房间里,全身光溜溜的赵飞捂着下面在地上哀嚎滚动,梅香则身上衣服都被撕裂开来,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整个人痴痴傻傻的跪在那里,眼神也已经没有了丝毫焦距。

  我装着气喘吁吁的样子快步跑了进去,二话不说先脱衣服把梅香春光大泄的身子给包住,然后才紧紧的抱住了她,焦急道:“梅香,你怎么了梅香,你说句话呀,你别不说话,怎么会搞成这样。

  ”“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

  ”梅香呢喃着念叨了两句,整个人都仿佛魔怔了。

  “我刚才拉肚子,刚才那些出去的王八蛋是谁?艹他妈的,我去废了他们!”“不要!你不要去!”梅香突然尖叫一声,一把紧紧的抱住了我:“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你不要去啊!呜呜,我好怕,我刚才真的好怕!”梅香终于是在我的怀里大哭起来,她还能哭,说明精神没问题。

  我松了口气,这个女人虽然恶毒,但毕竟我曾经想跟她就这样过一辈子的,到了这会,我还是忍不住心头怜惜她。

  又想到她的第一次也是被我夺去的,心里就更是软了些,紧紧的抱住梅香,脑子里也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梅香现在无疑是恨极了徐浩,如果她以后真的就和我一个人好,我要不要重新接纳她?这个念头一闪而逝,现在这会却根本不是深思的时候。

  一旁的徐浩惨叫声变得更大了些,我也怕当真出了人命,忙急匆匆的站了起来,问梅香道:“徐浩他怎么回事?他怎么还光着身子。

  ”梅香怨毒的看了徐浩一眼,却流着泪说不出话来。

  我也没想着她能跟我说清楚,冲过去把被单往徐浩身上一卷,抱起他就走:“你快跟我一起走,我们先把他送医院去再说。

  ”我当先跑了出去,等了一会,梅香才穿着我的外套,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

  我松了口气,梅香没真被刺激的想要鱼死网破就好。

  镇子上的医院离我们住的旅馆倒是蛮近,我抱着徐浩一路狂奔,转过几条街道便找到了医院所在。

  刚好是在医生午休的间隙,还好急救室里有医生坐班。

  我把徐浩放在急诊室的病床上,徐浩这会也没那么痛了,有些缓过气来,脸色煞白的朝我感激的笑笑,又一脸狰狞的扭头看向梅香。

  梅香下意识的就往后面躲,我生怕徐浩当场把梅香和他之间的丑事都说出来,要是事情真的穿帮,接下来的戏还怎么演的下去。

  于是忙抬头看向医生道:“快帮他看看,他下面不小心伤到了,医生帮他看看有没有事。

  ”

  正因为这样,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感觉太好,应该更注意谦虚、平和、宽容地对待一切,包括对自己的先生和孩子也同样如此。

    但长期以来,有一个问题始终令我非常困惑,那就是,为什么我与其他人都能相处得很融洽,而恰恰与自己的先生无法融洽相处,我也分析过,可能因为我事业有成,而他稍显欠缺,也许出现心理不平衡。

  但正因为怕这样,我很注意,从不在他目前表露什么,因为我了解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所以,我常常还表现出对他的依赖和信任。

    但他似乎感觉不到这一切,而常为些小事与我发生争执,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他从不懂得尊重别人,更不善于与人沟通,过去我俩发生矛盾后总是我谦让、宽容,而他却总是采取冷战,不理我,他总认为过两天我就会把一切不愉快忘到脑后,所以从不主动与我沟通。

  口述:见我事业有成老公心里不平衡  两周前,我们因为一点小事又发生了争执,至今还在冷战但,这次我决定坚决不主动去答理他,因为我越来越感觉他太缺少男子汉气质,太让我失望了。

  尽管这样,毕竟还是两口子,两周互相不说一句话,也不是个事儿。

  所以,在我绝对不主动答理他的基础上,请给我出个主意,怎样触动一下他,让他能够主动一次?显示一下男子汉气质。

  谢谢!  回复:  恐怕很难,因为那是他的个性,从出生时大约就形成了,你无法改变他。

  算了,别跟自己的丈夫较真,家庭里不是讲理的地方,是彼此温暖的地方。

    我想,你丈夫一定有其他的优点,否则,你这么优秀的女人当初不会被他征服。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  比如:他专一的爱你,当初非你不娶;他顾家爱家爱孩子,比你更会照顾孩子,是个好父亲;他性格内向,没有酒肉朋友,从不在外面招惹是非;他热爱艺术,情趣高雅,相貌英俊……最重要的,他只爱你一个人。

  口述:见我事业有成老公心里不平衡  那么,你何必去跟他较真的。

  你的事业也许重要,你的同事也许豁达,但唯有你的丈夫才是最关心你的人,他在乎的并非你在外面过眼烟云般的成功、失败、风光、荣辱,他真正在乎的是你本人。

    因此,你要摆正家庭在个人生活中的位置,那是最最重要的。

  工作上,可以肯定的说,缺了你,地球会转得更快,企业会运作得更好,但在家庭里,你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你的投入,就不成其为家。

  你说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3400.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366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504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4170.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5968.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85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4755.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top/twb.aspx?2252.html